音乐学院
 学校好运城客户端下载  网站好运城客户端下载  学院概况  组织机构  党团建设  师资队伍  教育教学  科研学术  质量工程  资源下载 
师生风采
提示: 网站导航组件在当前页面和配置下,没有获得可显示的导航项。
师生风采
您的位置: 网站好运城客户端下载>>师生风采>>正文

【人物】舞 ? 师

2016年03月21日 16:59  点击:[]

 

 

课堂上,每一次示范都是一次完美的演绎。

人物简介

史建兴,包头师范学院音乐学院舞蹈系主任,副教授。内蒙古舞蹈家协会会员。毕业于白俄罗斯国立艺术大学,芭蕾舞专业硕士研究生。

子夜,他突然从梦中醒来,赤脚跑到客厅。借着昏黄的街灯,落地窗的玻璃像一面明暗闪烁的镜子,映出他颀长的身影。他像站在灯火辉煌的舞台,进入了舞者的姿态,优雅的旋转,有力的跳跃……空气中似乎有音乐飘荡开来,伴着他的一起一伏,或缠绵,或铿锵。

每次开课前,史建兴都会进入这样梦游般的状态。梦中预演着课堂,每个学生都一一入梦:小丽做这个动作组合肩部不到位,小雪腰部不柔软,这些场景稍一闪现,他立刻就会醒来,癔症似地跑到那面落地窗前,一边模仿着她们的动作,一边想着如何纠正……

对一个从11岁起就与舞蹈缠绵的人来说,舞蹈是他的爱人,他不许有一丝瑕疵,也不许对其有一丝不敬。

1 台下十年功

当年,这个白白净净、清清爽爽的少年,即便站在千人一片的队伍中也能一眼跳出来。11岁时,内蒙古艺校在全区选拔优秀生源,他成为万里挑一的那个幸运儿。只是那时,他并不明白,一种艰苦的历练从此开始——

睡觉也练功。每晚,两条腿被老师竖撇成180度绑在床上,一条在床尾,一条在床头,史建兴以这样的姿势睡完了青少年时代的每个夜晚。别的孩子叫苦连天时,史建兴却从中体会出一种“变态的快乐”。他知道,每度过一个这样的夜晚,就犹如竖叉时腿下加高的一块砖,证明自己又长了一点功力。

“骨头硬,个子小。”这个不太多言的少年早早就明白自己的弱项,并不断地努力弥补。

骨头硬?多练!和别人聊天时他也后翻着背,仰着小脑袋,眼神从后背上撇过去。个子小?运动!他还让别人把自己抱上篮球架,使劲抖甩着身体,想象自己会像小树抽枝一样。5年后,这棵盼望长大的小树终于蹿到了1.81米的个头。

节食的饥饿和身体的疼痛都可以承受,但想家的念头却难以自抑。训练课上,老师会突然喊:“摆住。”这意味着这个动作要定格。为了避免枯燥,钢伴老师会弹一段《真的好想你》,音乐一起,这些远离父母的孩子们立刻哭成一片。史建兴却不会哭出声音,越到这时,他越是摆定了姿势,任由泪水流过满是汗水的脸颊,再流进嘴里,他知道那种咸与苦的感觉之后,定会迎来自己的春色满园。

2 人生第一课

天道酬勤,2000年,史建兴以专业课全国第三的成绩,成为全国首届舞蹈专业本科生,毕业后仅有的这5名男生,成为全国各类舞蹈学院或知名演出团体炙手可热的人才。

2002年,包头师范学院舞蹈实验班经过一年的运行,准备正式筹建舞蹈专业,向当时已在中国歌剧舞剧院的史建兴抛出了橄榄枝。

为了备好从教的第一课,史建兴精心准备了一个假期,但开学接新生时,他的心一下子凉到了底——他从这些孩子身上,看不到学习过舞蹈的痕迹。

生源不好,教案推翻全部重来。

尽管上学期间,就不断有上舞台的经验,有过四五年的演员经历,但真正教起学生来,史建兴越来越觉得自己“不会教课”。于是,只要没课,他就会出现在北京舞蹈学院的教室里,用心揣度着每个老师的特点和方法,并消化吸收。一个学期后,学生们说:“史老师的课越来越有吸引力了”。他也欣喜地发现着学生们的成长。

undefined

3 异国求学路

只有不断学习进步,才能教出更好的学生。2008年,史建兴走进古典芭蕾的殿堂——白俄罗斯,在这里,他选择了一种在演出中修学分的实践型方式,进行研究生的深造学习。他在白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剧院和白俄罗斯芭蕾舞学校,亦师亦生。在舞台上,他是演员,演出了70多场《唐吉诃德》、《天鹅湖》、《斯巴达克》等经典芭蕾剧目。在学校,他义务教授中国民间舞,来换取免费学习古典芭蕾舞的更多机会。

“对自己够狠”、“太拼了”——两年的学习,这个看似文文静静的中国小伙子,给白俄罗斯的师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留学期间,世界青年舞蹈大赛在白俄罗斯举行。为了备战,他天天泡在排练厅里,一天只睡3个小时。审查节目时,竟“咚”地一声晕倒在地。他太疲惫了!

金碧辉煌的白俄罗斯国家芭蕾舞剧院,全球各国的舞蹈人才将在这里一拼高下。史建兴的参赛作品是现代芭蕾《遥远的家乡》。在音乐中,他加入了一点蒙古族音乐的元素,一声长调像是母亲呼唤儿子回家,表现了浓浓的思乡深情。独特的创意,深情的演绎,打动了评委,他获得了一等奖,刷新了这类比赛一直被欧美人垄断的历史,成为第一个获奖的亚洲人。

4 完美的苛求

阳光率真,举止优雅,即便安静地坐在一边,身上也散发着舞蹈男生的气息。

史建兴喜欢安静。他常常神游在自己的世界里,在不懂的人看来,“有些神经质”,熟悉的人却会对其敬佩有加:“做什么都能跟专业联系起来。”

躺在沙滩上,白云飘来荡去,他会想到“两朵白云相爱了”,一些场合,看了各色状态,他会想到一个节目的创意。吃饭时,突发灵感想到一个动作,他立刻坐立不安,需要“离开一会儿”,跑到排练厅或操场上,跳一下再回来……

这样的性格,注定有着完美的苛求。课上,所有的动作要做上百遍。“这样的训练是让学生们学会尊重观众、尊重音乐,尊重舞台。”史建兴的感悟源于两个故事。一个是在留学期间。演出马上开始了,仍有演员在玩闹。艺术总监撩开大幕的一角,看着正装进场的观众说:“我们的观众并不富有,但花出月收入的一部分来看我们的演出,我们的演出就要对得起他们!”另一个是在艺校演出期间。一个女生的肩带开了,哭着跑下了台。演出结束后,老师狠狠地处罚了那个女生,并告诫大家:“无论发生什么情况,音乐结束,才是你离开舞台的时候。不管台下坐着什么人,只要站在舞台上,就有义务完成所有的东西,这是规矩!”

史建兴记住了这些教悔。他认为,练好每一个动作,演好每一个角色就是对观众的最大尊重。他把每堂课的训练都当成演出。大学期间一次空中旋转落地时,脚趾断了,但他坚持着完成了后面的动作。课后到医院诊伤,看到肿得面包一样的脚,得知他坚持了一堂课才来,医生惊诧地看着他:“不疼吗?”

怎么会不疼?但从11岁学习舞蹈开始,他就渐渐明白,舞蹈是对身体耐受力的考验,走上这条路,就意味着要坚持。

5 向青春致敬

包师院音乐楼的舞蹈教室,是学生们爱恨交加的地方。只要走进这里,生活中无微不至的“史爹爹”立刻变得无情无义,眼神犀利,不放过任何一个不合格的动作。“不敢偷懒、不能偷懒”。学生邢宇鹏说:“上了三年的课,史老师从来没迟到过一次,总提前到教室等我们。老师能做到这样,我们吃再多的苦也应该。”张诗怡说:“甩腰下不去,疼得掐破了史老师的手,他能一直忍着帮助我完成动作。怕上他的课,又爱上他的课。”

“学会动作,分析作品就行了。”史建兴布置的作业似乎总是轻描淡写,学生们高兴,史建兴却在偷笑,他知道完成作业,要翻看原著,了解人物关系情感与性格,之后,才能理解那些舞蹈语言,并分析出舞台结构,不是轻而易举的——他就是要这样的效果:从包师院走出的学生,不仅要会跳,还要是有文化素养的、会编会导的全能型人才,这样才能与社会接轨。

包师院音乐学院李红梅书记对史建兴赞赏有加:“高校也要讲转型,以便更好地服务社会。史建兴责任心强,目标清晰,多年来,与团队、学生共同成长。除了学校基本的训练要求外,还更多地创造让学生走出去的机会。从他身上看到了年轻人的创新精神。”

任何一种努力都不会被辜负。包师院的舞蹈专业如今已经发展成为舞蹈系,史建兴与他的同事们经过多年的努力探索,让这个当年少人问津的专业在外声名鹊起,成为区内艺考生的首选。

新学期开始了,微微的晨光中,练功房里又热闹起来:音乐响起来了,基本功练起来了,把杆旁或是倔强的不息练习或是轻松的跃然如飞,这种场景直到晚上10点30分以后才结束。与晨曦一起到来,与星光一起回家——在史建兴眼里,那是他的学生向青春年华的最美致敬!


上一条:路雲个人独唱音乐会--刘洪岩老师教学实践音乐会之二

关闭

  Copyright ? 包头师范学院音乐学院 All Rights Reserved